追蹤
把政治還給普通人!
關於部落格
國家欠基隆、藍綠欠修理~不投、投廢、不如投普通人=>1號張通賢!
  • 137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基隆風華>司機老大與茶桌仔

問他基隆性產業的分布狀況,我們攤開基隆市區地圖,他用手比劃著:鐵道街龍安街一直到愛一路、愛二路、孝一路、孝二路在我們追問基隆娼妓的發展過程下,彭哥瞇起他微揚的雙眼,思緒回到40幾年前,小時候去冰果室, 500CC才五塊錢,也有茶室,茶室有小姐坐檯(做黑的),現在的卡拉OK小姐比較年輕消費高工人付不起,小吃店的小姐年紀大一點,比較便宜。


        為什麼要喝酒?
基隆天氣不好常下雨,也沒什麼消遣活動,像我們這種勞工階級最喜歡喝酒,像碼頭工人啊、貨運駕駛啊都會去。我們拖貨櫃的,開一天休一天,一大早就要到港口等貨櫃,還不是一去就有等到了辦個手續,開到高雄;高速公路每天這樣跑還不只是累壓力真的很大,那些開小轎車的有時候很奇怪的跑到你前面來煞個車,ㄡ!真的會嚇死,你們知道嗎?我們這種聯結車車體又重又長有時候不能怪我們,常常會煞車煞不住,我們也會怕,我們在路上開那嚜久,常常看到車禍,心裡就想自己掛掉就算了,我害怕的是破壞別人的家庭,把人撞傷撞死了別人家庭要怎嚜過?

    有時候運氣不好,到了高雄還要等…够衰!再拖貨櫃回到基隆港已經是半夜,有時倒楣會弄到半夜2、3點,我們幾個朋友就會到茶室敲門,小姐下班回家了,就打電話叫他來啊!就唱歌啊!喝酒啊!噢!跑長途的司機都很會唱歌,為什麼?在車上跟著電台唱啊!我們常不知道歌名,只要音樂一放出來就會唱了。

    看彭哥說到喝酒唱歌,說著半夜去敲茶室門、call小姐時的開心放鬆,我不免起了疑惑:勞累一天難道不想回家休息睡大覺嗎、怎嚜不趕快回家陪著家人呢?彭哥說開車的壓力要紓解啊!半夜回到家,家人都在睡覺,白天歇息他們也都去上班上學了家裡沒人啊!喝酒也要比氣魄,幾個朋友輪流請,一攤接一攤,喝到天亮再回家好好睡一覺。開貨櫃車跟跑船一樣,在搏命啊!不知哪天會掛掉,真的不知道明天還在不在……

 

 

 

 

借個老話--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無福可消受。就像阿賢“車牛的一天”,員外享受豪華輪船,跑車的、跑船的、一趟一趟,一哩兩哩,扎扎實實都在累積著歲月,每個輪子輾過的痕跡,都是血汗故事;員外在豪輪上all you can 1eat)、同時也all you can 2(吐),122112之後呢,船過了無痕,“豪輪的一天”又如何?如彭哥說的最舒服的是喝的醉茫茫的、飄飄的,真的可以把壓力緊張紓解掉,每一次喝酒都是一次對生命的禮讚、對天對地的感激、在每個平安歸來的夜裡,酒酣耳熱之必要,划拳作樂之必要,女人溫柔撫慰之必要。


    開車會打瞌睡怎麼辦?會買個檳榔提神嗎?
我不吃檳榔、也不買什麼維士比,那吃多了會傷身體,我都會準備很多零食,各式各樣的餅乾、糖果買個十幾種,這樣在車上才不會無聊,肚子也比較不會那麼快餓。真想不到像他如此男兒本色的酷哥型男,竟然沒有像周潤發那樣,瞇著眼,撇著嘴,口裡叨個菸,或是豪氣的手舉維士比,唱著我是男人…彭哥此刻竟然又像孩子般細數著他袋袋裡裝的糖果餅乾還真是大大改觀了我對“大”貨櫃司機的粗壯凶悍的形象。眞覺得每個人都應該聽聽他們聯結車司機的故事,即使不會感動,即使不至於會在路上相逢時鳴喇叭以示敬意,至少總會比較禮讓,再至少不會再白癡的跑到別人面前放個屁吧!

        聽著彭哥細數基隆性產業的歷史,述說著長途駕駛的壓力與苦悶,我覺得比上次聽阿賢說他的勞動故事更讓我理解在他們之間的喝酒文化及衍生出來的在幽暗空間的曖昧玩樂的歡愉與必要性。

 

 

後記

 

 

        在回想彭哥種種,既然同時分割出現的影像是我的哥哥,我幾乎遺忘了他的故事,他年歲與彭哥相當,他當過駕訓班老師、開過水泥攪拌機,晚上兼開計程車,好長一段時間是和不同女人有密切關係,也在卡拉OK店、海鮮店和小姐混時間,有時醉醺醺回來,胡亂一陣脾氣把幼稚園的女兒訓一訓,跟家人(我媽和我們些妹妹們)吵幾架,最後,總是弄得我們在家裡又氣又哭,他則氣呼呼的騎機車離去…一直到現在沒有人在想提起這些,我們也一直不理解哥哥是怎嚜了?哥哥為什麼要拿我們當出氣桶?我尤其失望難過哥哥跟我一向最親,可是,那時…他是凶神惡煞!有一年端午前一晚,接到哥哥朋友電話說他在醫院急診,原來哥哥在卡拉OK店與人幹架,左手動脈被玻璃割斷,血流如注,他一見到神情慌張的媽,激動大叫著:我沒事,我很好!我看著他的血如柱射出,濺滿地面…之後,那一幕竟然似乎在家裡消失,沒人再問,我也不記得是否有再去醫院探望過哥哥…我甚至還覺得像是一場夢,不真實知道是否確有這麼一事。

    
        我的家看似和樂黏膩,但是彼此都有許多片段是空白的,我不知道大姐一直有的、異於四個弟妹的憤怒與疏離是什麼、無法想像20歲的她,自己借了一筆錢賠了師大的公費,和美國大兵私奔去美國之後的十幾年是怎嚜過的;不知道哥哥兩度失敗的婚姻及無數次浪漫史故事、也無法想像他的勞動與酗酒是怎嚜回事;也不理解選擇放棄剛起色的事業甘願成為先生的助手,對於永遠新潮、有創意、有能力的現代女性形象的的二姐,為什麼能退回傳統的女性角色?;我呢?似乎也沒有人覺得需要知道我什麼?他們都已離開台灣十多年,陳年往事早已隨著飛機的奔射氣流零落空中。彭哥讓我又重新撿回一點我對哥的年少時期的酒與色與暴力有了重新再看到的機會/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